證據排除固然可以阻止警方用違法方式辦案

相對地

也會讓壞人逍遙法外

為了折衷緩和

毒樹果實理論也有例外規定

首推〔獨立來源〕理論

===============

甲警察為了偵辦〔補習之狼〕案件

鎖定史上最淫老師〔楊律師〕

監聽多月之後

得知楊律師利用〔法律家教〕廣告

先與女學生取得連繫和信任

然後再用〔校外教學〕之名

帶女學生上山遊玩

接著將女學生囚禁在深山小木屋之中

因此甲警察打算向法院聲請搜索票

===============

近日

楊律師又刊登〔刑總家教班〕的廣告

連收數名女學生

一面上課

一面盯著女學生的乳溝

碰巧路過的乙警察

以他多年的職業第六感

立刻懷疑楊律師就是〔補習之狼〕

當場逮捕楊律師

並且刑求逼供

乙警:〔說!你是不是補習之狼?〕

楊:〔不是〕

乙警:〔更!〕

楊:〔唉唷!好痛〕

乙警:〔說!你是不是補習之狼?〕

楊:〔不是〕

乙警:〔更!〕

楊:〔唉唷!好痛〕

乙警:〔說!你是不是補習之狼?〕

楊:〔好~~我承認,我就是補習之狼〕

乙警:〔說!其他女學生被囚禁在那?〕

楊:〔在深山小木屋...別再打我了 orz 〕

==================

乙警察隨即合法聲請搜索票

並且在深山小木屋內發現女學生的衣物

乙警:〔女學生呢?〕

楊:〔你中計了〕

乙警:〔什麼意思?〕

楊:〔等你起訴我,你就會知道了〕

原本哭得像是淚人兒的楊律師

收起表情,冷冷地點了一根菸

===================

法警將楊律師押至法官面前

解開手銬及腳鏈

法官:〔是否認罪?〕

楊:〔不認罪〕

法官:〔警訊筆錄,你有自白承認是補習之狼〕

楊:〔那是刑求逼供,違法取得的自白,沒有證據能力〕

法官:〔雖然找不到女學生,但有合法搜索找到衣物〕

楊:〔自白是毒樹,衣物是毒果,也沒有證據能力〕

乙警:〔阿...難不成...你...〕

楊律師冷笑了一下

仿佛用眼神回答著

〔我就是利用你的違法來排除證據〕

===================

楊律師當庭被釋放

走出法庭時

低聲對擦身而過的乙警說著

〔扣押的衣物可以還我嗎?〕

乙警睜大著眼睛怒視著楊律師

兩眼無神的楊律師轉過頭

〔算了!我再跟下一個女學生要〕

























如果各位同學是檢察官

應該如何對付楊律師呢?

沒錯

把甲警察找過來

並且把監聽譯文列印出來

運用〔獨立來源〕理論

對著法官發表下列演說

===============

我們不希望看到警察用違法的方式辦案,正如同我們不希望看到性侵害的犯人逍遙法外,發生的一切,令人遺憾,但我所謂的遺憾指的是另外一件事

其實我們早已監聽楊律師很久了,我們早就發現楊律師山上的小木屋,而且我們原本打算向法院聲請搜索票,我們原本可以利用合法的監聽丶合法的搜索丶合法的取得全部的證據丶合法的定楊律師的罪名,原本的計劃,卻趕不上變化,這才是我最大的遺憾

如果法官將證據全部排除,的確可以讓乙警察獲得教訓,也許他再也不敢用違法的方式取得證據,相對地,壞人會逍遙法外,當然啦,等下一位女學生受到侵犯之後,我們也許可以再偵辦一次,也許可以讓本來就該坐牢的人坐牢

如果法官同意留下這些證據,我們可以現在就讓該坐牢的人坐牢,而且法官不用擔心我們未來會繼續違法取證,因為我們根本不打算違法取證,這件案子原本就是我和甲警察偵辦的,我們已經合法的監聽丶預計合法的搜索丶預計合法的取得全部的證據丶預計合法的定楊律師的罪名

然而,這就是所謂的〔獨立來源〕理論,當檢警有另外一條線索,另外一條獨立來源的線索,若按照原定的偵辦方向走下去,預計可以合法取得證據時,那就構成毒樹果實理論的例外,所以取得的證據仍是有證據能力的

坐在後排的老先生和老太太,就是失蹤女學生的家長,每次他們遇到我的第一句話就是:〔有找到我女兒了嗎?〕,相形之下,證據是否排除,已經不是最難回答的問題了












    全站熱搜

    楊律師法律討論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