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局裏菸霧瀰漫

拘留室傳來陣陣的哀號聲

菜鳥警察緊張地起身東張西望

老鳥警察叨根菸緩緩走過來

=============

菜警:〔前輩!發生了什麼事?〕

老警:〔我們在訊問被告〕

菜警:〔為什麼有哀號聲?〕

老警:〔被告說他什麼都不知道〕

菜警:〔那怎麼辦?〕

老警:〔用肢體語言和他溝通〕

菜警:〔所以刑求逼供?不可以這樣啦〕

老警:〔我是在喚醒他的記憶,就像催眠〕

菜警:〔可是會違反刑訴156第一項規定喔〕

老警:〔那又如何?〕

菜警:〔刑求而取得的自白,沒有證據能力〕

老警:〔可惜!好不容他承認有殺人,全招了〕

菜警:〔自白的錄音和筆錄,都沒有證據能力〕

老警:〔有道理!有道理!〕

================

老鳥警察叨根菸,若無其事地轉身慢慢離開

菜鳥警察愈想愈奇怪,追上前問道

菜警:〔前輩!為什麼你好像不在意的樣子?〕

老警:〔我早就知道刑求的自白沒有證據能力〕

菜警:〔那為什麼還要刑求?〕

老警:〔我只想知道兇刀藏在那裏〕

菜警:〔知道又如何?〕

老警:〔我將向法院聲請搜索票〕

菜警:〔我懂了,雖然第一次違法取得自白〕

老警:〔沒錯,第二次可以合法搜索兇刀〕

菜警:〔雖然第一次違法取得自白,沒有證據能力〕

老警:〔但是第二次可以合法搜索兇刀,有證據能力〕

菜警:〔而且合法搜索到的兇刀,會有他的指紋〕

老警:〔繞了一大圈,仍可定他的罪〕

=================

看完上面的故事

各位同學應該可以明白

若嚴守法條的文義解釋

警察可以鑽出這種法律漏洞

所以為了填補這個法律漏洞

學者們才發明了一種理論

〔毒樹果實理論〕

如果是用第一次〔違法〕取得的證據〔當線索〕

接著再第二次〔合法〕取得的證據

也必須要被排除

〔毒樹〕長出來的,也是〔毒果〕

這就是所謂的〔毒樹果實理論〕

很簡單吧 ^_^














PS1:

我曾經做過一個小小的實驗

我問許多人一個問題

如果警察第一次違法刑求逼供

因而得知兇刀埋藏的地點

如果警察第二次沒搜索票而搜到兇刀

試問:兇刀是否能當證據?

每個人都回答:〔不可以〕

接著我問:〔為什麼?〕

每個人都回答:〔毒樹果實理論〕

我都接著說:〔幹!毒你媽的B啦〕

〔第二次〕既然〔沒搜索票〕

表示〔第二次〕〔本身〕也是〔違法〕取證

〔直接排除〕即可

管他是第二次或第一百次

幹嘛要用〔毒樹果實理論〕?

=================

我再強調一次

〔毒樹果實理論〕

是指用第一次〔違法〕取得的證據〔當線索〕

接著再第二次〔合法〕取得的證據

也必須要被排除

〔毒樹〕長出來的,也是〔毒果〕

這才是所謂的〔毒樹果實理論〕









PS2:

現在各位同學應該完全明白了吧

好!我再考各位同學一題

白雪公主吃了毒蘋果

後來才遇見白馬王子

試問:應否排除?誰排除誰?














創作者介紹

楊律師的法律討論區

楊律師法律討論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spuma
  • 我的說法不知道是不是正確的
    毒樹果理論在他的原本適用上是用在<違法搜索>後所衍伸的<合法證據>取得
    記得是美國聯邦第X修正案的東西
    只是在國內 將他給擴張化了 只要是違法取得證據衍伸合法取得證據都稱毒樹果
    至於白雪公主
    因為吃了毒蘋果
    所以理論上
    他應該就掛了
    白馬王子出現也沒用(被排除)

    我不是來兔槽的拉 我很敬佩楊律師你的
  • sleepylaw
  • 原本的適用範圍為何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

    ==========

    我也覺得白馬王子應被排除

    這樣我才能把白雪公主帶回家玩 ^o^y

  • mvp500
  • 討論一下

    毒樹與毒果間必然是有因果關係

    毒果才會被排除

    既然如此

    何必去考量第二次取得的證據其前提是合法或違法

    就此而言 區別證據排除法則與毒樹果實理論又有何實益呢
  • sleepylaw
  • 我知道你要問什麼

    但若真要去完全回答你的問題

    會寫一大堆

    我只想給你三個提示,你自己想

    =================

    第一

    毒樹果實理論

    是證據排除的〔一部分〕啊

    要〔區別〕什麼?

    又要什麼〔區別實益〕?

    =============

    第二

    有沒有發現你是先下結論

    〔毒樹與毒果間有因果關係時,毒果就要被排除〕

    問題是,你這個結論那來的?

    警察會反問你

    〔我有合法的搜索票,為什麼這叫毒果?為什麼要排除?〕

    =========================

    第三

    如果還是想不懂

    就不要再去想了

    因為沒什麼好區別的

    當然也不需要什麼區別實益

    所以也不需要去想

    尤其

    刑訴本身是很沒體系的東西

    如果這樣好,我們就會這樣規定或解釋

    如果這個證據排除掉會比較好

    我們就會想辦法弄個理由來排除

    至於要稱它為〔證據排除〕或〔毒樹果實理論〕

    都無所謂


  • MVP500
  • 毒樹與毒果間是有因果關係

    這由三個例外法則即獨立來源
    必然性以及稀釋理論可以了解
    倘若有其他因素介入則第二次合法取得的證據並不會被排除其證據能力

    又我並非先下結論
    仔細思考一下

    警察會反問你

    〔我有合法的搜索票,為什麼這叫毒果?為什麼要排除?〕

    問題是你先前違法取證所衍生的證據
    毒樹果實理論並非是從第二次的合法取證來觀察
    而是第一次的違法取證會繼續影響第二次的效力

    此外
    刑訴本身是很沒體系的東西
    我能認同
    問題是就是有些學者
    非要把這些理論套入我國的刑是訴訟法中
    不去區分
    就不知道他們在自言自語什麼
  • sleepylaw
  • 其實我們理解的內容完全一樣

    只不過你原本的問題

    〔證據排除vs毒樹果實vs區別實益〕

    個人不建議你去思考這個問題

    因為比較缺少〔思考實益〕

    反而內容懂,這樣就很棒了

    我以前是很混的考生

    現在仍是很混的老師

  • MORI911
  • 楊律師:
    晚上好喔!
    因為剛接觸刑訴
    想讓自己熟析刑訴觀念
    以下是我剛剛解讀結論
    請問這樣解讀正確ㄇ
    (初學者請妳多多指教喔)
    PS1:
    第一次違法刑求逼供得知兇刀埋藏地點~(違法)
    第二之警察沒搜索票搜到兇刀~~~~~~~~(違法)
    仍然屬於非法取證。(這案例不是毒果樹理論)

    毒果樹理論:
    構成要件:第一次取證~~~(違法)
    第二次取證~~~(合法)
    只要是第一次違法取證即使第二次合法取得
    仍然屬於非法取證。

    感謝你!n_n...
  • 只要能自圓其說,就是對的

    楊律師法律討論區 於 2009/02/27 01:14 回覆

  • evilcash
  • 你最後那個問題,我個人是認為
    既然之前沒有刑求,你怎麼可能會知道刀藏在哪

    所以在刑求後,所供出的證據,不管你是不是有
    搜索令,甚至是一位不相關的路人發現凶器報案
    或者,都會因為毒蘋果理論,証據因而不算
  • 若是依照你所定義的那種毒蘋果理論

    你當然是對的

    楊律師法律討論區 於 2011/09/19 19:50 回覆

  • 李機昶
  • 保智總對跟我買了一片軟體圖示光碟,後說有
    侵權行為而向法官申請搜索票,帶著證物(光
    碟,有沒有帶不知道,因為警方遺失了該光諜)
    與搜索票來家裡查扣了電腦與可疑光碟,現警
    方就憑這些查扣的證物起訴本人,然後檢察官
    也是依此提起公訴,法官既而又傳換網路買家
    的光碟來補充證據力,我的律師也說沒辦法,叫
    我直接認罪判的比較輕,其實在檢察庭問過律
    師說沒事,結果更慘,早知是這樣,在檢察庭認
    罪更省事;我比較吶悶的是前面的無證搜索這
    部份.
  • 相信你的律師即可

    楊律師法律討論區 於 2012/05/12 01:16 回覆

  • neil
  • 楊 sir:

    我最近看新聞接觸到這個理論,我覺得很有趣。

    Google 知法犯法,美國政府利用騙子抓到証
    據,罰5億美元

    這邊有提到比例原則,是否為法官自由心證的解
    套方式呢?不好意思我不是法律人只是好奇而以。

    誘導逼共殺人犯講出兇刀位置(不採用)
    警察申請搜索票找出兇刀 (不採用)

    但如果是連續殺人犯,是否還是應該用比例原
    則,而不使用毒樹果實理論呢?
  • 看不懂

    楊律師法律討論區 於 2012/12/07 01:44 回覆

  • 王有邦
  • 我遇到法律問題,剛好想到讀蘋果樹理論,不知我的案件是否適用?

    車禍案件鑑定意見認為是我的過失,因而不管我提出怎樣有利的證據,而法官却像是要把責任全推給這個鑑定意見書,而不管實際上這個意見書所引用的法條和事實不符。(汽車起駛時未禮讓慢車道上車輛先行,事實上發生車禍起點離起駛處19.4公尺,且在快車道上,和起駛處完全無關)

    事實上這個車禍鑑定的告訴人這方假藉身體不適為由(指的是因車禍而一眼失明,事實上開檢察庭時却可以順利出庭)而委由其母親出而敘述案發經過。而我在接到意見書後以事實不符再加上由非當事人親身敘述為由訴請覆議,而此覆議並無再度請雙方出庭而直接以原先的意見書為根據而維持原議判定我方過失。

    我在提出覆議後不久就接到一封非掛號交寄,而信封沒有貼郵票也沒有郵局任何戳記的"刑事起訴書",這個起訴書的日期放在接到我的覆議申請之前,而我接到的日期却顯然不合常理(起訴書日期9/26而接到日期為10/2),因而我懷疑該起訴書日期造假。

    我想請問的是如果這個起訴是有疑問的(雖然我無法證明其日期造假,但可以合理懷疑),但是後來的法官却只願引用意見書的意見來判決,那麼是否適用毒蘋果樹理論上訴?

    也就是說,這個起訴是有問題的,難道檢察官在起訴後接到當事人對於鑑定意見有疑問而申請覆議,不可以等到覆議後再起訴?(就像教育部長以書已印好了為由拒絕延後施行課綱內容的更正一樣)

    謝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