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樂死是否應合法化?

這是爭論已久的議題

我在學生時代,也打過這個題目的辯論比賽

感覺上,比較多人贊成安樂死應合法化

但沒有人敢保證那個一定是對的

===============

所幸,我們不用煩惱這個無解的難題

因為法律已經有了明文規定

目前有個折衷的〔安寧緩和醫療〕

你可以自己決定要或不要

===============

前幾天,我收到一封email

內容是〔預立選擇安寧緩和醫療意願書〕

原來,這東西也可以在健保IC卡註記了

而我...毫不猶豫地簽了

===============

生命是美好的

感謝上天給我機會體驗人生

當生命走到盡頭時

我有二個選擇

第一:〔爭取最後的幾天或幾星期痛苦的生命,頂著化療後的光頭,用皮包骨的身軀拖著點滴架,做想做的事,完成未了的心願,將心中一直未講出口的話,對某人道謝或道歉,或是像電影一樣來個一路玩到掛〕

第二:〔立刻解脫痛苦,立刻將我的眼角膜或其他器官捐贈給其他急需的病人,當我解脫的那一刻,也同時解救多位素未謀見的病人〕

究竟該選那一種?那一種才對?

永遠不會有標準答案

您可以自己選擇

若您喜歡第一種

就不要理會這篇文章,為自己爭取最後的每分每秒

若您跟我一樣喜歡第二種,提早賜予別人彩色的人生

請來這個網頁下載〔預立選擇安寧緩和醫療意願書〕

http://www.tho.org.tw/xms/index.php
















PS:

記得要另外申請〔器官捐贈〕及〔 健保IC卡註記〕啊

http://www.wretch.cc/blog/sleepylaw/18232062










創作者介紹

楊律師的法律討論區

楊律師法律討論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pinpin
  • 我也考慮過要簽器捐同意
    不過,似乎有許多人對於器捐還是戴著保守的想法
    我的父母並不贊成我的想法
    所以,再等等
    我被楊律說的一句話給感動到,提早賦予別人彩色
    的人生
    你的心地好善良喔~~~
  • 又一張好人卡 orz

    =========

    父母的看法也是有道理的

    我覺得不管選什麼都好

    楊律師法律討論區 於 2009/09/26 21:39 回覆

  • kitty168888
  • 如果可以選擇,
    我也希望到生命即將走到盡頭時,
    能安安靜靜,平靜且安詳的走~~
    最好是,能漂漂亮亮的走,不要帶著一付被折磨
    的死樣子走~~
    不要聽見家人的哭聲==>因為我脫離痛苦了!
    真的不行了,就請不要救我==>因為那只會讓我
    更痛苦!
    也不要因為捨不得我,就答應醫生幫我做一些無
    謂的延續生命的動作==>因為那只會讓我生不如
    死!
    **愛我就讓我平靜的走,讓我遺愛人間**
    楊律師的想法真的很正面,也很有愛心~~^^
  • 安樂死,總會給人一種聯想

    〔負面丶消極丶放棄丶浪費丶逃避〕

    但真的是這樣嗎?

    ============

    以前看一些海盜或海戰的電影

    總是會上演同一個橋段

    〔船漏水或快沉了,船長當機立斷,犧牲正在搶修的船員,然後救起其他大多數人〕

    =============

    這2件事雖然不能完全類比

    但當機立斷的結束,其實也可以是很正面的事

    楊律師法律討論區 於 2009/09/28 20:55 回覆

  • 兩千
  • 安樂死 是不錯
    死前把有用的器官捐贈也不錯
    不過 那得做個假的放進去
    不然要是死後 缺個心臟之類的
    半夜還要找家人幫忙補上 也頂累...
  • 楊律師法律討論區 於 2009/09/30 00:04 回覆

  • 11
  • 現在會這樣簽
    但在人生的盡頭、求生的本能、對親人、孩子、孫子的執念、呼吸及眼睛
    所見對光明的渴望
    不見得讓你能勇敢走向死亡。
  • 對啊,所以也可以取消啊

    楊律師法律討論區 於 2009/09/30 12:03 回覆

  • Ginny
  • 我開過一次刀,也許不是很大的手術.
    也像護士安慰我的一樣
    我只要進去睡個覺
    當我醒來就都好了...

    但是當又復發...可能又要再面對一次的時候
    那種內心的煎熬與痛苦..


    我深深體會到
    死亡不是最可怕也不是最痛苦的

    活著面對一切才真的需要更大的勇氣
  • 對啊

    站在第三者的角度大喊堅持到底及生命的意義,是很容易

    但親自體會水深火熱的痛苦後,想法一定會不同的

    ============

    這就好像沒考過國考的人,總是會一付理所當然說〔只要全力以赴就好啦〕丶〔實在搞不懂,為什麼有人考個十年還考不上?〕丶〔國考有什麼好怕的,忍一忍就過去了〕...

    =============

    國考最可怕的,就是看不見希望

    沒考過的人是不會明白的

    楊律師法律討論區 於 2009/10/02 23:19 回覆

  • Tico
  • 楊律師是法律人,不好意思來吐槽一下。註記在健保卡用處不太大,原因如下:
    1. 安寧緩和條例要求意願書要記有「判定為末期的兩位醫師姓名」而IC卡無法記
    入,無法得知事發時的不急救要求符合意願書上所記載的末期疾病
    2. 緊急時,醫護人員不會等找到健保卡再讀卡五分鐘再急救,最好的方法是把意
    願書刻在胸前,那一定會看得到…

    以上…違反救過許多病患的人留
  • 原來如此

    看來〔意外〕是很難適用的

    楊律師法律討論區 於 2009/10/13 01:11 回覆

  • Nicky
  • 看過士林科教館的BODY WORLD特展
    也聽過該館為此特展安排的幾場演講後
    才曉得
    原來"器官捐贈"和"大體捐贈"的意願並不衝突
    若皆有意願捐贈兩者
    當情況適合捐贈時
    會有醫師團隊及家屬決定要器官捐贈OR大體捐贈
    因為做了器官捐贈昰無法再用來大體捐贈的
    而捐贈的大體只要塑化了就無法做器官捐贈

    看過BODY WORLD的那些大體老師
    用不同方式遺愛人間
    只是台灣的大體捐贈
    目前只有給醫療學習研究用
    願意捐贈大體的並不多
    且若同時有意願器官捐贈者
    完整健康的器官會優先拯救存活的人
    所以解剖課程的大體老師更顯珍貴

    多年前看過楊大大的公益推廣
    我就已經上網登記器官捐贈了
    雖然本人已同意器官捐贈
    但到了可以捐贈的時候
    還是必須家屬同意才行喔~

    若有意願大體捐贈者
    可以找尋醫學院所登記
    台灣沒幾間
    應該不難找
    ~.~
  • 看來雖可以併行,但實際上仍只能選一種來用

    那我還是偏好器官捐贈,總覺得比較直接一些

    楊律師法律討論區 於 2011/08/31 20:5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