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1點多,我才離開辦公室

獨自來到吉野家享受期待已久的晚餐

卻見一個老女人與一名年輕男子在店內辯論

而辯論的題目竟是〔上帝是否存在〕

===============

老女人是虔誠的基督教徒

深夜時分來到吉野家用餐

碰巧見到隔壁桌也在用餐的年輕男子

老女人順勢宣傳教義,希望男子有空來到教會

想必是老女人熱心過頭的用了緊迫盯人的招生方式

年輕好辯的男子怒了,決定用辯論的方式反擊

「妳要如何證明上帝存在?」

「若上帝存在,為何人生仍充滿苦難?」

「妳說上帝是全能的,為何上帝無法創造一個沒有苦難的世界?難道上帝不是全能的?」

「我看到的,跟妳講的不一樣,我幹嘛要相信妳?」

=============

年輕男子一連串猛烈的質詢,讓老女人喘不過氣來

到是一旁用餐的我

原本還真覺得老女人有點煩,深怕自己成為下一個信徒

但看到年輕男子這麼沒大沒小的言行,我還真想電電他

肚子實在很餓

算了,還是吃飯重要

=============

老女人與年輕男子的辯論內容

卻讓我想起我在29歲那年曾寫過的一篇文章

找了好久,終於找到了

貼上來重溫一下

=============

以下是我當年寫的文章

=============

篇名:
「無神論」




以前算命的說我有四大劫數
 
分別出現在18~19歲丶21歲丶27歲及29歲
 
回想起來還蠻準的
 
18~19歲那年家道中落丶身兼三個工作丶大學重考的壓力
 
那時才發現18歲以前所曾遭遇過的痛苦根本不算什麼
 
21歲那年被21,身無分文寄居國小同學家中,再次面臨大學重考的勵力
 
回頭去看19歲那年的苦日子,根本只是小兒科
 
27和29歲又面對更重大更無情的壓力和打擊
 
回頭再來看21歲我,又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




算命的曾說我在29歲還會有劫難
 
只要能熬過去,就能飛黃騰達了
 
呵呵,熬得好累,還真不好受
 
目前只衝過二關:通過律師考試丶碩士畢業
 



 
以前一直很好奇
 
為何苦行僧要用折磨自己的方法來修行?
 
為何苦行僧總是說:〔唯有極端的痛苦才能獲得快樂的解脫〕?
 
現在我總於明白了
 
因為就機率而言,人生應該是苦樂摻半
 
理論上會有1/2的快樂,1/2的痛苦
 
可是當你經歷過更大的痛苦之後,其它的痛苦就不叫痛苦了
 
曾經濸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當你克服了障礙之後,障礙就不再是障礙了
 
就像學游泳或騎腳踏車
 
只要學會一次,就永遠學會了,就永遠不怕跌倒或溺水了
 
高中時覺得考大學好難好難喔,但考上之後,再回來重考就覺得好簡單
 
而這就是苦行僧的想法
 
苦行僧們提早讓自己受到最痛苦的折磨
 
所以對苦行僧而言,人生的其它痛苦根本就沒什麼,甚至於不叫作痛苦了
 
也因為如此,苦行僧的後半段人生將不再有任何痛苦
 
當你的人生不再有痛苦時,你的每一天都會變得很快樂
 



 
以前有聽過林清玄的有聲書
 
其中一個文章名為「感謝困難」

的確,是應該要感謝困難
 
因為每個困難都能讓人更加成長
 
當我們成功解決一個困難之後,它便不再定義為困難
 
甚至於往後的人生再遇到類似的問題時

也不覺得它困難,更沒有痛苦
 



 
感謝上天賜給我困難和痛苦
 
因為它讓我更加成長,並讓我產生免疫力
 
這是一位無神論者29年來的第一次的禱告
 
而且是誠心且懺悔的禱告
 
很抱歉,過去我老是埋怨上天賜給我困難和痛苦
 
我終於明白了
 
我錯怪了
 
感謝上天賜給我困難和痛苦
 
再一次地,感謝上天
 
 
 
 
 
 
 
 
 打不倒我的,只會讓我更加堅強」------ 尼采
 
 




=================


 


















PS:

這讓我想起電影〔鬼電梯〕的最後一句台詞

〔然後我媽對我說,不用擔心,若世界上真的有鬼,那表示真的有神〕







    全站熱搜

    楊律師法律討論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