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委會主委李永得遭到警察盤查的新聞

希望能喚起大家對盤查的重視

這也是我第一次用黑心律師的身分向蘋果投稿盤查的文章

https://www.facebook.com/sleeplaw/posts/1921833724712442?pnref=story

 

 

此外,各位也順便看一下這篇文章,尤其是[看一下證件又不會怎樣的鄉民]

https://www.facebook.com/sleeplaw/posts/1922330587996089?pnref=story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楊律師法律討論區 的頭像
楊律師法律討論區

楊律師的法律討論區

楊律師法律討論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非洲小林
  • 楊老師您好!

    針對這次的爭議新聞事件,我想仔細進行思考研究,搜尋了各方看法,結果沒想到居然會搜尋到有這麼深刻「切身經驗」的一位相關學科老師(囧),其實老實說,看到老師臉書照片,我看起來也感覺五官清秀斯文,沒有什麼問題呀,可能是因為戴上帽子或是眼鏡,遮擋起來後,髮型跟臉型看起來比較精悍犀利吧XD

    OK,回主題,其實這類事件,小時候十幾年前就在火車站路過,一樣看到一位中年大叔穿著拖鞋,被盤查要求搜身,只是那位大叔一身破舊外衣與蓬亂頭,看起來比主委還更加失意潦倒得多了XD,那位大叔遭此唐突,當然相當不高興,連連高聲質問搜索票何在,警察當然回答公眾場所盤查,毋須開具票據,最後兩造爭執許久,也不知結果究竟會如何。

    只是沒有想到,過了這麼多年,這樣的實例,仍然處處都在上演。

    以我國警職法第六條第一項第一款中所提的合理懷疑,雖然我刑訴上得並沒有非常認真....
    不過大概可以記得分成以下幾種強度:

    (主觀臆測)-> 合理懷疑 reasonable doubt/suscipion->相當理由 probable cause->事實足認 convincing evidence-> (確定犯罪)

    這些概念都是從英美法系,這個對個案實例入法較擅長的法系而來,畢竟是制定一部有關行使職權強度分別的法律。但雖然我們可以從法律名詞與實務使用上得知:合理懷疑30%,相當理由50%,事實足認80%可能性,以及對於客觀事實相關連性的緊密相互關係程度越來越高.....等等理論上的定義。

    但實際上真正運用的時候,或許也因為我自己沒有學過學警政相關,我覺得還真頗難套用在犯罪偵防上面耶!如果是羈束人身自由的刑訴羈押、強執管收、那些我們可以使用比較少量而公式化的法定要件去審酌,比方本刑輕重、逃亡紀錄、個人名下財產與還款誠意.....來大致判斷事情發生的可能性


    但說到警政相關,那看起來可就真一個頭兩個大了!

    不但包含各類刑法的大多數可能犯罪嫌疑,還有提前預防嚇阻的考量,即使去翻他們自己警政相關守則,對此也是難以全部描述完整,只能在安全與隱密等等無趣的標準SOP上,去下功夫詳述,而沒辦法含括所有必須採取行動的情況定義,與危機可能性評估。所以要制定一個詳細完整的[合理懷疑],那實在是相當難以辦到,雖然法律人講究黑白分明,希望要依法律程序與要件辦案、奉公做事。但在這種情況,局面對我們實在是相當被動! 很難搶到主動權!

    而且一般民眾,對警察的期望普遍,並不是單純被動的[執法者],而是[人民保姆],有更高的要求他們要建立更高的主動與積極性,是故,盤查身分,Z>B,END!!! 雖然很囧,但我們終究也不能責怪民眾,人本來就有比較自私一面,也當然有追求更高度安全幸福的權利,這雖然不盡是法治自尊自律的終極完美境界,但同樣也是一個當初投身的重要目標,而且對照起來,社會底層的各項凶狠犯罪,恐怕會更加殘酷而更不完美。所以在比例原則上,我也很難找到有太大的不平衡之處。

    所以最後說到底,如果在[合理懷疑]的具體要點、參考標準,沒有辦法提出有力的參佐,或是一起合作共同制定(基於本位主義與行動自由度,警方肯定不幹),或是像李茂生老師一樣,直接砲擊查身分證無法預防犯罪(但肯定會被警方斷然否認),那...........雖然很遺憾,但恐怕也真的.......嗯........無計可施了.....嗎?

    合理懷疑 <---- (X) 假的!!眼睛業障重!!!      



    主觀臆測 <---- (O) ˊ實務情況 (拇指)


    不知!!! 老師有無妙方可解???? 打擾了,祝順利愉快!!
  • 問題其實出在檢察官及法官,因為他們100%永遠判違法警察贏,所以警察職權行使法[實質上被檢察官及法官們刪掉了]

    楊律師法律討論區 於 2017/03/22 14:25 回覆

  • 非洲小林
  • 了解!! 雖然對於院檢警之間的實務上相互倚重運用、與互相給予一定空間的這類業界潛規則,大家都多半能夠可想而知,不過經過老師特別再次提醒關於訴訟勝敗100%的歷史,那我們更加了解了!!

    看來不只是六條一項一款,而是整部警職法都是幻覺,眼睛業障重!! 沒有判例嘛!! 整個死水死了了
    雖然想吐槽這樣此部法根本就嬰兒期的餵球拆招階段等等,不過就台灣法治史,這結果也有跡可循。
    那這樣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再次感謝!!
  • 3q

    楊律師法律討論區 於 2017/03/22 17:55 回覆

  • 訪客
  • 楊律師,你好。想請教您如果像你一樣無故被攔查,除了535法條和警察行使第6條,民眾可以拿出手機蒐證錄影做為以後的依據嗎?這會有妨害公務以及其他的違法事項嗎?
  • 看運氣,實務上,很難,因為你未必會帶手機,例如運動或只是下樓買東西

    就算有,未必會想到拿出來,也未必敢拿出來,因為當下的氣氛會很嚇人

    就算拿出來了,很可能被警察嚇到收起來(他會很兇罵:[我們自己會錄影,偵查不公開,你給我收起來,否則告你妨害秘密及妨害公務])

    就算終於拿出來錄了,再笨的警察也會突然變一個人,變成溫和有禮的人,之前違法的一切,你都錄不到

    就算真的都錄到了,你也告不贏,因為台灣從民國1年~106年沒人贏過

    楊律師法律討論區 於 2017/03/22 17:59 回覆

  • 訪客
  • 所以我想說的是我堅決是對我人生自己所做錄影存證,才不會有警方段章取義,這樣是否會違法
  • 你不會違法,但你未必有機會,也未必敢,他也有可能硬把你手機壓下來,最後,不管你錄到什麼,你都告不贏,你一定會輸

    楊律師法律討論區 於 2017/03/23 13:04 回覆

  • 訪客
  • 法律不能單靠運氣,假設我帶了手機,我也拿出來了錄影了,就如你所說。我們自己會錄影偵查不公開,否則告你妨害秘密及妨害公務。這會成立嗎?假使我從一開始就錄到警方違法攔查,是不是就可以改變歷史
  • 你不會違法,但你未必有機會,也未必敢,他也有可能硬把你手機壓下來,最後,不管你錄到什麼,你都告不贏,你一定會輸

    楊律師法律討論區 於 2017/03/23 13:04 回覆

  • 訪客
  • 如果有條文是百姓不能反蒐證那就白搭了
  • 再多的反蒐證都告不贏,是的,保證白搭

    楊律師法律討論區 於 2017/03/23 13:05 回覆

  • 非洲小林
  • TO 樓上:

    如果您是要探究反蒐證是否合法一問,那在這邊向您簡畧分享一些相關資料。

    結論:是否合法?「基本合法」,但仍有一些爭議性。

    近年關於反蒐證的法律訴爭,主要有這件案子:

    [2學生對警反蒐證 不罰]


    以警方立場,當然極不希望遭到監督,於是提出上級機關法務部在101年的函釋:

    [針對媒體報導民眾錄音、錄影對警方執法反蒐證行為是否違法,法務部提出說明]

    主張反蒐證違法,直接將當事人的反蒐證行為依社維法85條第一款送辦。
    法務部畢竟是警政署的直屬上級,必須挺下屬執行公務,成因跟道理來源你懂的。

    然後這份函釋行政規則,三項的全部要點,全部都直接被高地院打臉就是了:

    「高雄地方法院簡易庭認為,警察攔檢之行為,係因陳姓大學生所騎乘之機車改裝後車燈,
    違反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適用之程序屬交通違規之裁罰程序,並非刑事犯罪偵查程序,
    自不能準用刑事訴訟法第二四五條偵查不公開之規定。

    至民眾反蒐證是否侵害警察之隱私權,法院認為,自基本權消極作用(防禦權)觀之,
    基本權係個人對抗國家權力非法行使之權利,具有防禦性質,其主要拘束對象為國家公權力之行使。
    公務員對人民執行公務時,自身即為基本權拘束對象,自不得對人民主張基本權。

    再者,依司法院釋字第六八九號解釋意旨,縱公務員基於私人地位在公共場域中,
    所得受隱私之保障,亦以得合理期待於他人者為限,亦即不僅其不受侵擾之期待已表現於外,
    且該期待須依社會通念認為合理者。本件法官另舉出美國聯邦最高法院Harlan大法官所提出之
    「隱私之合理期待判斷準則」:

    1.個人必須顯現其對所主張之隱私有真正之主觀期待、

    2.該期待必須是社會認為屬客觀合理之期待

    (參見釋字第六八九號林子儀、徐璧湖大法官部分協同及部分不同意見書)。

    因此,公務員以個人身份於公共場域得否主張隱私權保障,須視其主觀上有無隱私之主觀期待以及依社會通念是否認為合理者。」

    引用by 高點教育出版網站


    所以基本上,反蒐證,「合法」。



    但還有爭議性的地方在哪裡? 下面的就會比較複雜一點
    就是在刑訴245條的「偵查不公開」這一點上面了。

    如果今天具體事實,是發生在一種刑事偵查情況種類的場合下,基於整個偵查過程要完全保密
    所以當然地任何錄音錄影與相關任何蒐證工作,都必須受到公權力嚴密監控掌控,保證不能外
    洩,以達偵查順利,防止任何證據外流,與當事人兩造名譽隱私等等各項目的。

    那什麼情況會屬於刑事偵查偵查狀態?參考偵查不公開作業辦法<--google

    所以,基本上如果單純的路邊臨檢,公眾場合治安加強熱點等等情況,
    顯然屬於一種比較例行性、公式化與隨機性質的抽檢行為。而並非屬於有所目的與計畫,
    針對某件犯行或是人物展開刑事偵查的行為,原則上是不能主張偵查不公開的。

    但是你也懂,警方肯定擅長一些故意裝作神秘,擴張自己權限,與說明正在執行的工作屬於非
    常重要的各項話術,而且要達成刑事偵查階段,不需要院檢方開具票令這種白紙黑字的東西,
    所以,雖然事後高雄地方法院絕對可以幫你查明釐清事實,是否屬於刑事偵查等等。但你在當下,
    絕對會承受比較大的壓力,這一點是肯定的。

    但話雖如此,還是老樣子,黑就是黑,白就是白,反蒐證,基本:「合法」!!


    PS:
    而至於關於這個偵查不公開,當然學生個人是它他有很多其他不同的意見就是了
    包含法條本身主要寫明針對的羈束規範對象都是公務員,根本沒有提到兩造當事人。
    即使是作業辦法第五條第三項,那退百步說,那也沒有罰則啊!!

    更何況反蒐證所要保護自己不受到暴力與侵犯式對待的基本權,
    跟本原則之所以要建立,以保護司法權法益,當事人名譽隱私法益等等,
    本質上也不存在利益衝突與比例原則的權衡取捨,完全可以達到兩者兼顧的效果。
    根本就不應該去禁止的,只要能夠好好地詮釋蒐證方法與進行若干限制即可!!

    但這額外其他東西,基本上就是主管機關跟刑訴老師的工作了(啾咪)
  • good

    楊律師法律討論區 於 2017/03/23 20:25 回覆

  • Soul
  • 您好,其實實務上也不是完全沒有勝訴的案例也~
    以前高雄曾有位民眾,因為在銀行們口抽菸被警方盤查以及搜索車輛,後來這位民眾向法院聲請國賠,一審敗訴,二審逆轉,高院要被告(岡山分局)賠償五萬元,因為警方才盤查過程,將手伸進民眾機車內,已構成不法搜索。詳見:高等法院高雄分院97年上國易字第7號民事判決
  • 只有不懂實務的笨蛋會去跑民事或行政訴訟,花了數年寫書狀跑法院,99.9999%會輸,難得贏了,只贏5萬,而且也不是警察自己出錢賠,白吃

    刑事才是重點,但台灣沒有一個警察因違法拘捕違法盤查違法搜索而被判有罪確定

    註1:每個被我告的警察都曾主動開異議單要騙我走民行訴訟,他們還邊開單邊露出得意笑容,只有當我告刑事時才開始發現事情鬧大

    註2:承上,所以每當在網路上論戰盤查時,只有2種人會說:[警察違法盤查,你可以異議啊,可以聲請國賠啊],這2種人大多是警察,極少數是沒實務經驗又懂一點法律的人,試想:[若異議國賠這麼有威力,警察幹嘛花時間在網路上教鄉民?]

    註3:台灣只有一件違法搜索地院判有罪,但後來上訴高院,好像還沒判決,後續我就沒聽到消息了

    楊律師法律討論區 於 2017/03/23 20:33 回覆

  • Soul
  • 1.你這邏輯不是錯亂嗎?
    既然三種訴訟同樣穩輸,還有「民行訴訟偷笑」、「刑事才知鬧大」的道理?

    2.你說打刑事或民事反正都穩輸,打刑事不用花時間?如果你不起訴後一路交付審判。還有啦,打刑事的話別忘了:
    (1)警方也可請公假
    (2)警方可聲請涉訟輔助(國賠、行政不行,請參閱公務人員保障法),他保持緘默免費請律師幫他講話就好
    拍是吼,我是警察的話,我還寧可被你告刑事,運氣好的話還有個誣告可以反告。
    (3)對,國賠「原則是機關先墊錢」(本ˋ案最後是警察自己出錢),但別忘了刑事易科罰金,警察機關或市長也會大發慈悲幫你免費出資(還記得桃園葉警官嗎)。

    3.你說的那件違法搜索案是桃園那件副所長帶頭,然後四位員警被判拘役的嗎?
    遺憾上訴了,最後還是無罪,判決自己找吧,既然你號(自)稱這方面專家應該花不到你幾秒鐘吧!
    我只是覺得奇怪,這上訴判決也快過一年了,你這專家怎麼還說沒消息。
  • 我原本以為你是真的想問盤查的問題,原來你是來戰的,我很後悔浪費時間回答你,但我會把這個和下面的問題回答完,然後你不用來戰了

    目前實務民行刑都告不贏的,至少99.999999999999999999%都會輸,而民行就算告贏也沒屁用,你會倒貼,違法的警察連出庭都不用

    所以我多年來只希望能遇到一個真心願意針對個案用法律判斷盤查合法或違法的檢察官及法官,因為唯有出現第一個刑事有罪判決,改變

    如你幫我證明的,台灣自民國1年~106年,沒有一個警察因為違法盤查丶違法拘捕丶違法搜索被判有罪確定,連1個都沒有,包括桃園那件

    講白一點:[台灣的少數壞警察亂盤查亂拘捕亂搜索,永遠無罪],這是我想改變的,所以必須告刑事,若連告都不能告,連告都被鄉民及你罵,更會永遠無罪,我不會因你而讓違法警察永遠遙遙法外的

    楊律師法律討論區 於 2017/03/23 23:55 回覆

  • Soul
  • 說也怪哉,既然「不懂實務的才跑去打民行」(照你說的穩輸),那你這個「最懂實務的」跑去打刑事(你自己也輸),我是不太懂憑你這樣的層次是有什資格罵人白X?

    打刑事的話有本事裝可憐一點,被警察過肩摔下至少告個傷害,否則強制罪你別想告贏。
    打民行的話,原則上可依民事訴訟法277倒置舉證責任、推定員警盤查時有故意過失侵害權利,啊如果你要講結局「了不起賠錢,而且不是警察賠」,我只能說以現行制度來講,最勉強可行、而且極少數有勝訴案例就是如此。
  • 同上,在台灣,告警察,都不會贏

    你唯一找到的千萬分之唯一只贏幾萬的,更加證明我的看法,台灣自民國1年~106年,沒有一個警察因為違法盤查丶違法拘捕丶違法搜索被判有罪確定,連1個都沒有

    所以我多年來只希望能遇到一個真心願意針對個案用法律判斷盤查合法或違法的檢察官及法官,因為唯有出現第一個刑事有罪判決,改變

    講白一點:[台灣的少數壞警察亂盤查亂拘捕亂搜索,永遠無罪],這是我想改變的,所以必須告刑事,若連告都不能告,連告都被鄉民及你罵,更會永遠無罪,我不會因你而讓違法警察永遠遙遙法外的

    但你卻想騙大家:[既然刑事從沒告贏,那就永遠不要告刑事了,任何違法盤查拘捕搜索的警察都不要告,讓他們永遠不會成立刑法304強制罪及307違法搜索罪,讓他們永遠更大膽去對人民犯罪吧]

    我不相信有鄉民會笨到被你騙

    楊律師法律討論區 於 2017/03/24 02:31 回覆

  • 晴天娃娃
  • 楊律師,您好 :
    想請問如果按照你慢跑結束後要回家被違法盤查的那個例子來看,因警察說不出有無任何犯罪嫌疑,
    最後警察是用''強制力''將你帶回警局,但若事後 查無不法 是否還是會被惡意起訴妨害公務罪呢 ?
    打擾了,楊律師:))
  • 實務上,的確有人民被違法盤查後,再違法拘捕,再被告妨害公務

    楊律師法律討論區 於 2017/04/16 08:37 回覆

  • Alex
  • 楊律師好:

    支持合法盤查,反對違法盤查+1

    我運氣比較好,遇到講理的警察,簡述一下事件,請您評論一下是否符合反對違法盤查的意旨?

    約莫3~4年前,我開女友的車到新屋某溪邊釣魚,車停在一旁空地(無違停),當時釣魚結束正在收拾釣具,兩名員警上前盤查:

    警:先生不好意思,麻煩行政駕照看一下。
    我:好,稍等我一下 (心想,可能我停車的地方比較機車,看看證件計算了,於是拿出證件)
    警:證件還你,你後車箱裝甚麼,請你打開讓我看一下
    我:為甚麼你需要看我車廂? (原本想配合打開,才剛動作,腦袋理性的告訴我,這是違法行為)
    警:我們只是看一下而已,請你配合。
    我:我拒絕,你們沒有權利看我的車廂,請你告訴我具甚麼法條要檢查我的車廂。(其實看一下車廂對我沒什麼影響,我只是希望她能給我合理的理由,尊重我的人權)
    警:好,那我告訴你,我依據警察職權行駛法,合理懷疑你有犯罪嫌疑,請你配合打開車廂。
    我:我只是來這邊釣魚,車子也沒違規,請問我和來犯罪嫌疑?
    警:你這樣是妨礙公務喔!你就配合一下,看一下沒事你就可以走了。
    我:我並沒有要妨礙工務,但請你明確的告訴我,你合理懷疑我有犯罪嫌疑,請問你有何依據?
    警:先生你不要為難我們,剛剛已經跟你說了,我依據警察職權行時法,合理懷疑你有犯罪嫌疑,請你配合打開車廂。
    我:我沒有要為難你們的意思,但請你至少告訴我合理懷疑我有犯罪嫌疑,是根據麼?如果你明確告訴我,我立即配合你接受盤查!
    警:好吧,我跟你說,是因為最近這個地區電纜被竊盜的案件較多,我看到你停在這邊,而我們正在加強這區的巡邏,所以請你配合接受我們的盤查。
    我:我接受你的說法(立即打開車廂、車門,讓警察看得夠)
    警:(看完後)謝謝,你可以離開了

    我願意接受盤查,但請你告訴我合法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