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很紅的新聞

 

一堆人問我,我原本懶得回答

 

但看到FB上各式各樣似是而非的看法

 

還有多人稱讚屋主「為了保護老婆而打死小偷」是「真男人」?

 

喵的累,一大堆搞錯重點人類

 

這麼簡單又明顯的案件竟然沒有人發現重點為何?

 

是該再露一手

 

================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1027000327-260102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41027/36171451/

 

我們先假設事實真相如新聞所述:

何男前晚八時與懷孕八個月的妻子外出用餐,返家後他要進廁所小解,發現廁所門異常沉重推不開,他驚覺有陌生人侵入,用力撞開門後,赫見張嫌戴著口罩躲在浴室,且張嫌先朝他揮拳,他因受過搏擊訓練,閃過後隨即放低身體,雙手順勢往張嫌大腿一抱,將張嫌擒抱在地,雙方短暫扭打後,他為阻止對方繼續攻擊,牢牢緊扣住張嫌脖子,沒多久張嫌便暈倒在地,妻子見狀趕緊報警。警方到場後發現張嫌呼吸微弱,立即通報救護車將張嫌送榮總急救,但因張嫌缺氧過久呈現腦死狀態,無法自主呼吸,十小時後經家屬同意,拔管放棄急救,由醫師宣告死亡

================

 

當事實確定後,我們先看何男可能構成那些罪名?

 

既有扭打,當然是§277Ⅰ傷害罪

 

打到最後竟然把人打死了,當然是§277Ⅱ傷害致死罪

 

所以比較不像是新聞及FB人們口耳相傳的過失致死罪

 

================

 

算了,不管是構成什麼罪,能不能主張「正當防衛」?

 

廢話,來不及報警,當然能主張正當防衛

 

最後,重頭戲來了,大家最在意是有無「防衛過當」?

 

各位,未來若當上法官或陪審團,一定要有「幻想」的好習慣,因為腦海中一定要有畫面,而且每個小細節都有,才能先確定事實,然後才能適用法律(所以妨害風化或性侵案件,我都會幻想很久)

 

我們先用第一人稱幻想自己是小偷

 

「好不容易搜到幾個值錢的東西,疑,門口有插鑰匙的聲音,幹,屋主回家了,我先躲到廁所好了,因為廁所剛好在門口,等他們進來屋內放東西後,我再偷偷離開,萬一被發現,我也可以直接衝出門,好,就用這招」

 

我們再用第一人稱幻想自己是陸戰隊老公

 

「大包小包,終於回到家,憋好久,想尿尿,疑,廁所門平常是開的,怎麼關起來了?習慣性一手開燈(廁所開關在外面)一手轉門把,疑,打不開,而且有從內向外頂的力道,往下看,門縫有人影晃動,幹,有賊……拼啦……用力撞開門,見到一個比我高大的口罩男,我根本看不出來他幾歲,也來不及注意全身上下左右有何武器,我更不可能知道他的經歷及是否也練過什麼武術,我在一秒之內只知道他比我高大而且他是有極高危險性的壞人……超窄的廁所丶直覺式亂出幾個短拳(揮太大會打到牆壁)丶撲倒丶亂抓亂撞丶好幸運抓到了……用以前學過的壓制丶鎖頸……這不是練習或比賽,這次玩命玩真的,所以要用全身力量最大力量去鎖……而且要最用力鎖很久……疑!他好像停下來了,我應該贏了,但為了以防萬一,我必須再多鎖幾秒或十幾秒比較保險……」

 

================

 

有了這些畫面之後,算不算防衛過當?相信大家自有答案

 

我沒興趣送答案給各位,你們要認為過當或不過當皆可,皆有理

 

但各位未來若當上法官或陪審團,一定要有「幻想」的好習慣,因為腦海中一定要有畫面,而且每個小細節都有,才能先確定事實,然後才能適用法律,我只想讓大家未來能變成一個好法官或好的陪審團員

 

================

 

接下來我要講一個和這新聞無關的真實案例

 

也是我多年律師生涯最在意的其中一個案件

 

某天,一位年約50170公分的老伯和老婆走在路上,不小心和路人甲擦身而過,路人甲年約40175公分,雙方吵起來,路人甲氣到衝上前打人,老伯和老婆來不及跑也只能跟他拼命

 

雙方先站著互打,然後當然雙雙倒在地上,運氣真的超好,第一回合,老伯竟然把路人甲壓在地上,然後換老伯邊壓邊打路人甲

 

當然不久後路人甲就掙脫,然後換路人甲打老伯

 

================

 

雙方當然互告傷害,路人甲當然成立傷害罪

 

老伯能否主張正當防衛呢?

 

法院的判決白話版:「當路人甲衝上來打人時,老伯反擊,成立正當防衛,所以第一回合,老伯無罪。但當老伯把路人甲壓在地上時,不法侵害已經結束,老伯竟然還出拳,那就不能主張正當防衛,所以第二回合,老伯有罪」

 

我後來是老伯的律師,我試著要法官幻想自己是老伯,又老又矮又弱,對方又年輕又高又壯,照理說老伯會被秒殺的,但完全是運氣才不小心壓制對方,但,接下來呢?然後呢?我們這種老伯要放開他,讓他起身離開?他會打輸老人馬上離開嗎?還是會重新再打?第二回合我還會這麼好運嗎?

 

我以為任何正常人都會認為老伯有必要多拿一些保險分,但法官仍維持原判

 

================

 

這案件讓我一直很難過,那老伯其中一個眼睛被打到視力退化,但我更在意的是法官僵化公式般的判決習慣,互毆=都成立傷害罪,我更在意的是法官在判決前是否有「幻想」的好習慣,而且每個小細節都要融入

 

================

 

嗯,太正經,就不像我了

 

回到最前面的新聞

 

各位有沒有想到我所謂的重點在那?

 

各位有沒有想到最能證明他是真男人的事證?

 

先不要往下看答案,再想想

 

 

 

 

 

 

 

 

 

 

 

 

 

 

 

想不到嗎?先不要看下面,再繼續想

 

 

 

 

 

 

 

 

 

 

 

 

壞壞,看人家下面,繼續想啦

 

 

 

 

 

 

 

 

 

 

 

 

 

 

 

嗯,既然都看這麼下面了,我就只好讓妳看了

 

 

 

 

 

 

 

 

 

 

 

那剛回家的老公,憋了幾個小時的尿,卻在廁所用最大力去鎖頸

  

 

 

能忍住不放,才是真男人啊  >_<

 

 

 

 

 

 

 

 

 

 

 

 

 

 

 

 

私心地為新書打個廣告 

 

http://sleepylaw1234.pixnet.net/blog/category/2750147

 

103年4月版刑法封面.jpg  

 

103年3月版刑訴封面(封面)  

 

103年11月版  

 

 

 

 

 

創作者介紹

楊律師的法律討論區

楊律師法律討論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路人甲
  • 老師寫的真好~有個問題想請教老師,最近有所謂判斷正當防衛是事後判斷的說法,我有點聽不太懂,正當防衛不是以行為時做為判斷基準嗎?我一次聽到以事後作為判斷基準,想請問老師一下,這是怎麼一回事?
  • 誰知道那句專有名詞的意義為何?也有可能你自己也沒搞懂別人的意思或誤會別人的意思,你自己都不懂的意思,我也不可能懂,我連問題都看不懂,更不可能回答你

    但重點是,學法律,尤其準備國考,不要放重心在專有名詞上,內容比較重要

    楊律師法律討論區 於 2014/10/29 18:20 回覆

  • 陳小誠
  • 楊律師的回答真是棒阿
  • 那表示你也看了我下面,壞壞

    楊律師法律討論區 於 2014/10/29 18:21 回覆

  • 易台大
  • 樓上的朋友您好,有關正當防衛與緊急避難的情狀判斷標準,詳細說明可以參考蔡聖偉老師的《容許事實懷疑》一文,當中有嚴謹且完整地論證與解釋。鑑於這不是我的個人空間,請恕在此我點到為止,有空時會再發文談談。

    另感謝楊律師的這個空間,給我很多的啟發。:)
  • 路人甲
  • 感謝易台大老師的說明~希望能夠趕快看到老師的發文,^^
  • 悄悄話